我原是总参第51研究所1名普通工程师,1998年1月,我刚52岁,就从整天忙碌的科研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面对退休后的漫长之路,该如何打算?这是摆在我面前需要解决的实际问题。
    回顾自己的成长之路,从1965年7月到部队,33年的军旅生涯中,我有22年从事技术工作经历,又有11年担任科改办、经营办、职工办主任的经历。由于部队的教育和培养,首长的重视和战友的帮助,加之经我自己的刻苦钻研和勤奋努力,30多岁的我就被破格提拔为工程师,还是四川省机械学会的会员。我先后在机械工业部,上海和北京机械学会主办的国内外比较有影响的《机械制造》、《机械工艺师》等技术刊物上发表《棘齿转向轴加工的简易夹具和加工》,《校核挂轮的几何分析法》,《输纸星轮的设计和加工》等多篇技术论文。同时,我在办公室工作的11年中,除处理正常工作外,还做了大量的文字工作。现在,我何不利用自己的特长,用作品去感染和启迪人呢?从此,我一心扑在创作上。10多年,长年累月,呕心沥血。人勤奋,天不负,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诗词的海洋里,我遨游了,我收获了,我成功了。
    33年的军旅生涯,沸腾的军营,革命的熔炉,磨砺了我的意志和精神。今天,我虽然脱下了军装,但不变的军魂时时在胸中激荡。我第一次向外投稿是2000年3月,以《江城子》为词牌名,满怀激情地写下了《退休感怀》:“半生从戎为科研,脱军装,鬓未霜。退休两年,犹梦月傍窗,耐寒瘦竹风姿美,心如水,写诗章,晚年追思愿已尝。业无境,常思量,余热一腔,付与少年郎。风调雨顺气候好,保晚节,更豪放!”没有几天,这篇词就在《碚城艺苑》的专刊上登载了,真是让我高兴。
    2001年7月13日22时08分,当萨马兰奇宣告北京为2008年奥运会主办城市的时候,神州大地一片欢腾,全世界的华人,华侨无不为之欢心鼓舞,欢呼雀跃,这是一个伟大的时刻,是一个让所有炎黄子孙都扬眉吐气的时刻,是一个让历史永远铭记并注意的历史时刻。北京赢了!我们伟大的祖国终于赢了!那一夜,我心奋,我激动不已。当即,我以《水调歌头》为词牌名,一气呵成《贺北京申奥成功》:“举国齐欢腾,万众不眠夜。庆贺北京申奥,今日得成功。改革成就辉煌,世人瞩目仰慕。实力赢民心。迎来新奥运,华夏增光辉!国运昌,体育兴,壮国威。奥运匹克欢歌,激荡紫荆城。炎黄子孙崛起,中华复兴强盛,北京更壮丽。七年后相聚,奥运写千秋!”这首词后来被多家报刊采用。
    我是一个平凡的农家子弟,从18岁到部队,对党有着朴素的深厚的感情,我深深懂得,是伟大的党哺育我成长,是伟大的军队教育我成才。改革30年硕果累累,祖国的变化日新月异,各条战线取得的成就灿烂辉煌,这一切时时刻刻激励着我。2007年10月15日,党的十七大胜利召开,我以《满江红》为词牌名,热情地写下了《庆祝党的十七大胜利召开》:“瑞霭祥云,红旗展,辉腾熠熠,十七大,俊杰齐聚,共谋良策。进军鼓角动地来,叱咤风云巨龙翔。谱新篇,彩笔绘蓝图,竖丰碑!奔小康,民心悦。促和谐,英明策。此千秋大计,为民谋利。经济腾飞缘改革,党风端正在清廉。看巨龙,崛起舞长空,震天阙!”
近10年来,我有20多篇诗词在各种刊物上发表。
    2008年1月,按照军队离退休干部政策规定,我被移交安置到重庆市北碚区军休中心。从部队管理转向地方管理,我的心态很平静。环境变了,学习的精神不减,创作的激情依旧。我向重庆市军休中心主办的《巴渝军退》杂志投稿,先后有“总参第51所组织重庆、成都部分军休干部到北京游览”、“伟人故里行”等多篇通讯报道和诗词发表。2008年,我还有10篇诗词入选《世纪诗词大典》。
现在,我已经是中国老年作家协会的会员。
    退休10多年来,当我的诗词和文章在各种刊物发表时,心里甭提多高兴,当我领回那数额不太高的稿费时,手里真是沉甸甸的。我深深的感到,生命的意义,在于不断的学习,不断的进取,执著的向上。人不要满足于现状,才能与时俱进。我认为,人生的乐趣在于拼搏,人生的价值在于奉献,生活才有意义,生命才会闪闪发光。虽然我们鬓发染霜,革命斗志仍然如燃烧的岁月。虽然我们幸福安康,祖国的富强才是最大的希望。新世纪的长征,催我们这些共和国的老兵又把军号吹响!执着的追求才是生活得更有意义的法宝。
    我今年65岁,真正亲历了共和国60年的发展变化,无论是风雨历程,或是阳光大道,共和国始终在不断发展前进。我们的心也始终与祖国一起跳动。我们是幸福的一代人。我坚信,在以胡锦涛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新世纪必将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我永远和阳光同行。
 
(作者及单位:北碚区军休中心 官冬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