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70岁左右的人,建国时还是10来岁的娃娃,可以说是与新中国同步成长的一代,是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共和国自己培育的第一批建设人才,因此,可以说是共和国的“长子”。61年沧桑巨变,61年艰苦奋斗的历程,共和国由弱到强,我们这一代人是见证人也是参与者,正是这种特殊的经历,形成了我们对共和国具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我的家乡是皖北淮河之滨的农村,1947年秋天就解放了,广大的贫苦农民欢天喜地,在解放军工作组的组织下,满怀豪情的为大军南下送物送粮。当时,我是一名儿童团员,也整天跟在驻村解放军的后边,走村串户,为南下征粮筹款。1949年初小学重建,在解放军的关怀和鼓励下,我又回到了学校学习。由于学校离家较远,早去晚归,中午需在校吃一顿饭,可当时我家很困难,拿不出钱也拿不出粮,学校为照顾我,只需拿一点柴火去,中午就可与老师一起用餐了,这使我们全家都非常感动。
    建国初期百废待兴,国家财政困难程度是可以想像见的,但为了使广大的工农子弟能上起学,读起书,将来为共和国建设服务,各类学校都设有助学金。所以,我读完了小学就顺利地进入了中学,后又考入了大学。特别是读大学期间,对家庭困难的工农子弟,除免缴各种费用外,每月每人还补助几块零用钱,就连冬天用的棉衣棉被都是由学校统一制作的。贫苦的农家子弟能读大学,这在旧社会连作梦都不会想到的事情。所以我们这一代人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没有国家的培养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我们的一切都是国家给的”。内心深处充满对党对国家的感激之情,几十年来,这种情感一直激励着我们、提醒着我们:一定要努力工作,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做对不起国家的事情。
    在三年严重的灾荒物资供应十分紧张的时候,在“文革”严重的无政府状态阶段,我们都严守思想阵地:做好事不能做坏事,坚信灾难会很快过去,丝毫没有动摇对党和国家的信任。在上世纪60年代中叶至70年代末,我们的工资待遇一直都没变过,生活过得非常拮据,住房也十分紧张,有的一家几口人还挤一间屋内。面对这些具体困难,有时心里也有一些想法,但仍然情绪稳定,积极工作。另外,与出生入死、南征北战的前辈们相比,我们生活在和平年代,不管什么地方,不管干什么工作,环境是安全的,生活条件总的也是好的。面对每一次工作地点和工作性质的变动,我们都做到了党叫干啥就干啥,那里需要那安家。
以上所有这些,在今天新一代的年轻人看来,也许有的人不太相信和理解,但我们就是这样平静的走过来的。其原因:一方面,当时各行各业的情况都差不多;另一方面,我们这一代人对党和国家特殊的情怀是一个重要的思想因素。经过几十年党的教育和斗争实践,我们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都有了很大的提升,认识水平和思想觉悟也有很大的提高,所有这些进步的取得,对党对国家朴素的爱戴之情是一个重要的思想基础。
    转眼间61年过去了,经过61年风风雨雨,我们的共和国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的指引下,正青春焕发、蒸蒸日上,综合国力空前提高,国际地位举足轻重,我们这些与共和国同步成长的一代,内心更感无比的骄傲和自豪。然而人生的轨迹与国家不一样,60年甲子转了一圈,我们也由少年步入了古稀之年,现已过着儿孙绕膝、安定无忧的退休生活了。但我们决不辜负祖国的期望,思想上要与时俱进,力所能及的为之添砖加瓦。衷心祝愿我们可爱的共和国更加辉煌强大,更加繁荣富强。                      
(作者及单位:沙坪坝区军休中心 李华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