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几位老同志冬天一道去三亚小住了两月,这里,我将所见、所闻、所思和留下的点滴印象汇集起来,和大家分享。
    三亚位于海南岛南端,濒临南海,地处热带,冬季是少雨的旱季,日平均气温在摄氏20度上下,大致接近于重庆的晚春初夏。三亚又是最具热带风光的海滨旅游城市,一年四季去三亚的旅游者络绎不绝,更有许多老年人冬季在三亚暂住,过一个暖冬。三亚城乡人口约50万,据说冬季暂住者以10万计。
    三亚之所以吸引大量游客,更让许多老年人留连不舍,主要是它有阳光、海水、沙滩、绿树构成的热带风光和空气中富含的有益于人体健康的负氧离子。在海浪起伏的沙滩上,椰林掩映,紫外线稍强的阳光照在人身上,对于像从冬天阴冷的重庆过去的老年人来说,实在是一种享受,心情也不由得开朗。我们见到一些患有心脑血管疾病的老年人,他们每年冬季去三亚,一住四、五个月,据说病情得到了缓解。我们同行几个人,平均年龄超过了75岁,身体情况各异,但共同的感受是身心受益。
    三亚有许多著名的旅游去处,例如天涯海角、亚龙湾、大东海、南山、小洞天等等,它们虽各具自己独特的景观和文化蕴含,但都无不与大海的绮丽风光相关联。即使是具有美丽传说、高踞于小山之颠的鹿回头公园,也因俯视大海和三亚市区而显得壮观。这些著名的游览景区值得一去,但是对老年人最具人文关怀意义的,吸引我们经常漫游的,却是未被刻意开发成旅游区的三亚湾沿岸海滨。这里有绵延数里可供休息的广场,有望不到尽头的椰林,是老年人比较集中的休闲养生之地。从早到晚有成百上千的人在此散步,有自发组织起来的、持之以恒的健身、歌咏、舞蹈活动,下象棋、打扑克的比比皆是,树荫之下闲坐的、摆龙门阵的也尽显悠闲。还有满足老年人需要的推拿按摩、量血压、测血糖的摊点,由于东北老年人去三亚过冬的多,还可以看到“哈尔滨老乡优惠”等等字样的招贴。徜佯在人群之中,放眼望去,远处是如镜的海面,眼前是冲击沙岸的浪花,傍晚还可以目睹落日在三亚湾海平面尽头缓缓消失,难怪三亚人把这一带命名为诗情画意的“椰林长廊”。
    打算去三亚过冬的老同志都会关心吃住行问题。不同于短期旅游者住宾馆酒店,在三亚成月暂住的人,除了少数人有自购的住房,每年南来北往过着候鸟式的生活外,多半是租房而居,自己买菜做饭。由于去三亚越冬的老年人多,私人办的老年公寓和家庭旅馆也就应运而兴,近郊乡镇农民在宅基地上盖起的家庭旅馆也如雨后春笋,许多是食宿兼营,生意兴隆。到了三亚,游人总会去品尝海鲜。三亚市区海鲜店之多,若论分布的密度,大概会超过重庆市区的火锅店。傍晚开始直至午夜,海鲜大排档火爆登场,食客蜂拥而至,有些街道车水马龙,人行道上水泄不通,构成了一道夜生活的风景线。三亚城市不大,尽管有三亚河、临春河从北到南纵横市区,但由于桥多,公交线路也多,交通比较方便。特别是有几条环行线路,让外来者感到新鲜,因为乘客到了终点站(也是起点站)可以不下车,继续前行到目的站而无需重新投币,便民举措,颇具人情味。
    我们是在三亚过的春节,节日里鞭炮声声震耳欲聋,许多人把鞭炮挂在椰树等高大乔木上燃放,绿叶、火花相映,倒是别有一番情趣。春节期间,海滩上有许多放“孔明灯”(俗称天灯)的,灯具冉冉升起,高悬空中,随风飘去,落入大海深处。放“孔明灯”是为了祈福, “孔明灯”的随风而去也会给人们添加丝丝遐想。沙滩上还不时可见插在沙中点燃的香烛和面对大海顶礼膜拜的祭祀者,有人说这是在祭天祭海,祈求风调雨顺,出海平安。也有的在沙滩上划出“日夜思君不见君,馨香一束寄深情”等字句。这些也是在内陆不容易见到的市景。
    三亚是旅游城市,著名的景区大都井然有序、方便游客,对老年人也有许多优待。但是毕竟游人太多,城市管理,尤其是防治环境污染方面、交通秩序方面仍有许多需要加强和改善的空间。
边想边写,拉拉杂杂,就此搁笔。
 
(作者及单位:沙坪坝区军休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