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10月1日,当毛泽东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之际,在云南却还响着隆隆炮声。这是向刚刚诞生的共和国献礼的战斗!
    1949年4月21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向各野战军、南方各游击区指挥员和战斗员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人民解放军遵照此命令,向未解放的广大地区,举行了规模空前的全面大进军。然而,摇摇欲坠的国民党反动派不甘心其最后的失败,妄图以云南为反攻基地,进行垂死挣扎。瞬间,云南上空战争阴云密布,黎明前的黑暗笼罩大地。
    1949年12月9日,国民党云南省主席卢汉在昆明宣布起义,这是对国民党反动派致命的一击。背水一战的国民党26军和第8军立即包围昆明,妄图将起义镇压下去。这时,边纵游击队10支队乘敌在滇南力量薄弱之机,一举解放石屏、建水、个旧、蒙自等重镇,并聚集力量向西挺进,同起义部队一起参加昆明保卫战。我们团奉命在小龙潭火车站一带阻击逃敌。战斗相当激烈,打了一天一夜,迟滞了逃敌南窜的时间。为了阻击敌军南窜,我们团又奉命赶在敌军之前,绕道返回石屏县宝秀镇。宝秀是石屏重镇,离县城10公里,是石屏至元江的喉咙,也是敌军南逃必经之地,我们团把防御阵地推进到松村和黑龙坡。敌军为杀出血路,像潮水一般涌来,枪弹炮弹向我阵地倾泻,轮番冲击我阵地。我们团连连打退敌10余次冲锋,在激烈的战斗中,与敌血战40多个小时,因实力悬殊过大,在阵地将被攻破时,我团主动后撤占宝秀“关口”继续阻击敌人。 
    我团就这样且战且退,且退且战,又同敌人周旋一天。元江山大坡陡,道路狭窄,大部队行动困难,加上敌人带着眷属和金银财宝,行动迟缓。我团就采取麻雀战和小分队出击,千方百计迟滞敌军行动,为后面追歼的野战大军争取到了宝贵时间。“陈谢”大军下属的37、38师和4野114师追上敌人后,封锁元江铁索桥这条唯一的水上通道。敌170师一部窜过铁索桥后将桥炸毁,隔在江东岸的敌第8兵团部、第八军军部和42师只好望江兴叹,被迫龟集在东岸狭小地区。野战大军在游击队和卢汉起义部队的密切配合下,经过3天激战歼敌1万多人,俘敌陆军副总司令汤尧、第八军军长曹天戈和参谋长杨也可等高级将领。国民党在大陆的最后一个兵团被消灭了,他们以云南为反攻基地作垂死挣扎的美梦也随之破灭。
    广大军民欢欣鼓舞,以滇南战役的胜利、以在大陆的最后一个兵团被歼灭的大捷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声欢呼声响彻云霄,震撼元江两岸。61年过去了,这欢呼声还不时回想在耳畔。
(作者及单位:渝中区大田湾军休所 冯子超